兔寶寶痞客邦 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
English日本語

楊岡儒律師評論

2021/5/1《風傳媒》楊岡儒觀點:松山之亂─警方認識黑道司空見慣?
楊岡儒觀點:松山之亂─警方認識黑道司空見慣?
載於2021/5/1《風傳媒》
楊岡儒觀點:松山之亂─警方認識黑道司空見慣?-風傳媒 (storm.mg)
網址:https://www.storm.mg/article/3645590
 
 
楊岡儒*作者為執業律師、高雄律師公會第15屆人權委員會召集人
 
北市松山分局之亂,自今年四月中下旬經爆料、查證及延燒迄今,重創警方威信。以下筆者四問林前分局長,懇請民眾朋友們一起省思,萬分感激,也期盼透過本次個案,我們能糾正警界風氣,衷心期盼警方能檢討及改進。
 
先前北市松山分局督察組及前局長林志誠之對外說明,無論是「黑衣人人數交代不清、黑衣人是否動手、不慎碰撞(電腦螢幕)、簽立悔過書」、「派出所停電說」、「所長不慎格式化(刪除監視畫面)、滅證疑雲?」以及種種謠傳,乃至施壓關說、握手和解及避免長官為難等說詞,以上情況或古怪現象均有社會大眾冷靜之觀察及公評,該案件「涉犯毀損公物、妨礙公務或滅證等刑責」並應由警方調查及靜待檢方依法為公正客觀偵查。
 
(4/30)北市松山分局前局長林志誠赴北檢說明後,關於林前分局長於北檢現場對外發言說明,請容筆者逐一分析如下:
 
林前分局長首先強調自己曾擔任過「偵查隊長」,是刑事出身的分局長,此點我們理解。筆者在實務上也認識有此方面已退休的警務前輩,亦即實務上常見刑事、刑警、偵查隊等出身的警官、分局長或長官。此類長官基本上對刑案辦案經驗均相當豐富,而且對實務上各類型犯罪、犯罪組織(含地域型犯罪型態)等現況,均較為瞭解。誠然,就犯罪偵防以觀,相對上在某些對應上(例如線民)會採取較為寬鬆之標準,這點可以諒察。
 
以下請觀察(4/30)林前分局長在北檢之對外說明:(引號內為「原音」)
林前分局長說:
「我認識各大幫派的帶頭的、領導階層的人,這司空見慣。」
 
請問,為何說「司空見慣?」請注意這句原音的原文內容,林前局長直接說明「我認識!而且司空見慣?」是否在林前局長所了解的警界實務中,確實刑事出身的警方高層皆是如此,而直言「司空見慣?」果爾,那警方與黑道幫派往來,是否遠比一般人民所了解的來的嚴重?
 
筆者第一個疑問是:「警方高層認識黑道,是否司空見慣?」
 
接著,林前分局長說:「我辦過四海幫的前幫主賈潤年,我辦過北聯幫的饒台生,我辦過各大幫派,包括曾盈富我都辦過,我們認識他,我們才有他的資料。」辦過前面這些案子,真的都是林前局長一個人的功勞?還是犯法者,警方本應依法辦案?回過頭來論述,認識這些黑道大哥,跟辦案、辦黑道份子,林前局長您要表示什麼?是認識黑道,卻還有移送法辦,所以我是清白的?
林前分局長說:「我們認識他,我們才有他的資料。」這句話怎聽起來覺得令人擔憂?警方辦案要透過「認識黑道大哥、領導人」,也就是認識黑道,然後?我們才有「他的資料。」所謂「他的資料」是指什麼?難道是口誤嗎?真的頗值得再三深思。
 
筆者第二個疑問是:「警方需要認識黑道,才有『他的資料』?」
 
接下來是最令人震撼的一句,林前分局長說:「四海幫的前幫主張建英我確實認識,而且熟,我相信在很多的曾擔任過刑事的高階警官,全部都認識他,誰敢說他不認識一些幫派的大哥?」
 
以上這一小段,光是這句「四海幫的前幫主我確實認識,而且熟!」這句「而且熟!」真不知道一位警界前分局長「跟黑道大哥幫主『而且熟』,是熟到什麼地步?」更重要是,林前分局長更明確的說了:「我相信在很多的曾擔任過刑事的高階警官,全部都認識他,」、「誰敢說他不認識一些幫派的大哥?」以上這兩句話,猶如不能說的秘密,卻直接在全國人民面前,在林前局長口中得到客觀及真正的證實!我們應該給予他掌聲,還是該敬佩他的勇氣?
 
筆者第三個疑問是:「警方高層說認識黑道,而且熟?那是多熟?」
 
同樣的,筆者第四個疑問是:「警方高階警官,認識多少幫派的大哥?是一、兩個?五、六個?還是十幾個?」
 
至於林前分局長後來提到:「哪一個人看過我跟張建英打麻將,請他勇敢的站出來,我們來對質,不要躲在鍵盤後面當小孬孬。」以上這點筆者沒有太多意見,林前分局長是否曾跟張前幫主打麻將,筆者絲毫不在意,誠如林前分局長已自言「我認識,而且熟!」至於嗆聲「躲在鍵盤後的小孬孬」及揚言對質說,筆者心想,林前分局長您覺得會有人出來跟您對質嗎?詳本案始末,始於「靠北警察之基層爆料」,後有「高層誤信、明顯不查及督察組對外說明不慎碰撞電腦螢幕?」又有「停電說被打臉」再來是「中崙所長不慎誤刪(格式化)監視器畫面?」,警方(含警方高層)這樣辦案及態度,客觀比對觀察林前分局長前後各項說明,也是令人感慨。
 
筆者倒是讚嘆此次爆料的基層員警,但也深覺無奈,當上級掩蓋而只能透過爆料方式才能開始徹底清查個案,卻又有「不慎碰撞說、停電說、不慎刪除說」,真讓人萬分痛心,委實在讓人心疼認真努力辛苦的警方人員們!我們所期盼的,其實是信賴司法及警察等執法人員,信賴公權力及身為人民保姆警方的客觀及公正。
 
另外,筆者一邊寫本文,一邊憂心忱忱的想:「我或事務所會不會有事呀?」不經擔心起來,萬一有事,會不會到時候警方跟筆者說:「對不起,楊律師,路口監視器恰巧壞了,調不到監視器畫面?」當公權力或執法人員一再被質疑,這樣的思考,不也正反應了,我們一般民眾的想法?政府官員們,衷心懇請高官們深思檢討及徹底省思,至心懇求維護法制、保障人權,支持基層員警及保護人民們。加油!



回上頁   |   下一則